有時候像是姐妹般,媽媽總是有自己的想法。
從小過得很困苦的母親,
即使孩子大了早已能
夠好好享福,
卻依然像小時候一樣過著樸素節儉的日子,全心全意的掛心著我們。

有時候她
像是個充滿愛心的人道主義者,常會投稿給報社傾訴對於社會的心聲;
遇到路邊看起來很可憐的乞丐或小販,也會忍不住施捨給們,
用憐憫與仁慈書寫著自已與他人的人生。

 “貝尤嗎?她小時候就是個很乖又很活潑的小孩,會把整部小猴子與小烏龜的故事表演給我看喔!”









後記:
貝尤是我的大學同學
記得當時要拍攝母女照的時候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們
果然貝媽爽快的一口答應了
兩個人的好默契
讓拍攝的過程十分的順利
最後貝媽拿出了好多貝尤小時後的作業本還有塗鴉
讓我覺得分外的有趣
也可以從中得知貝尤的藝術細胞小時候就開始奠定了
其中一張小紙條
貝媽貼在鏡子上好多年捨不得丟
原來是貝尤小時候偷懶沒練琴讓貝媽生氣了
小小貝尤寫給貝媽的道歉卡片

兩個人的好感情,都溶在這卡片裡了。

創作者介紹

karren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