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無意中我經過的一個好地方
有一整排像是廢棄的房子
掛著衣服,放著盛著水的臉盆婉轉的告訴我這裡還有人住的

我很喜歡這條小徑
有很長很寬的臭水溝,也有好聽如絹絲般的溪流聲
有時候會有很胖的水鳥
我也有曾經不經易的跟住在那裡的居民對過眼

巷子很小

我一直 每次
都因為巷子很小這個理由
所以我不敢進去
我想跟裡面的人擦身而過微微笑
可是我始終不敢進去

然後直到有一天我決定把這排房子拍下來
我告訴自己之後選個好日子跟那裡的居民打聲招呼
等我想起的時候是有人跟我說這個地方已經拆了
像是某個早該做的事情只是現在終於做了
城市就像是這樣,不斷的挖了一塊,再補了一塊
人也是這樣,離開了一個人,再遇到另一個人
沒有一件事情會是永恆的
這麼一次難得的我想把一個地方記錄下來
照片是永恆,而真實早崩離
有時候我懷疑,照片本身其實是個讓人難以面對的存在
只是有時候是自己想得太美好
有時候是看起來彷彿真的太美好了

創作者介紹

karren3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